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特区赌场官网
来源:网上转载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凤凰网)

  一、前传

  终于下决心写这个帖子了。

  在我看来,每过一段时期,静下心来写写自己的经历,不仅能够审视自己所走过的路,还能从中总结经验和教训,让自己获得提升。所以,每过几年,我都会写写自己的故事。当然,每次的内容并不相同......

  说说我吧。

  我是72年生人,属鼠,所以起了拓跋鼠这个ID。而“拓跋”二字,表明了我现在的处境:在开拓自己的事业阶段。

  我95年大学毕业,本是分配到中央部委的,因爱情原因留在南方的一个省城H市,进了金融单位。前妻跟我是大学同学,按理说我们的感情基础不错。但很遗憾,我们一开始相处就发现了很多不适:我感觉她的性格格外乖张、易怒;因自幼家境贫困导致对钱看得很重,对人吝啬;此外对人没礼貌,总是和外人发生冲突,也包括我的父母。而且她很懒惰,卫生习惯不好,物欲也极强。

  我和她似乎是一对反义词:我从小家境优越(父母经商),对钱看得不重,消费欲望不强;而且较有商业头脑,在刚成家时总是想着资本积累。早在十多年前,我就感觉到房价要涨,所以一直节衣缩食买房子。参加工作16年,我平均每2年买一次房子,前后买了好几套房,面积也越来越大。我们都是工薪阶层,虽工资不算少,但能挤出这么多钱买房子,也是经过很艰难的原始积累过程。在这个问题上,我和前妻之间屡屡发生争执:她要买消费,我要投资。我们十多年争议不休,最终我厌倦了。

  我的性格也属于温和型,自幼鲜与人发生矛盾。前妻的火爆性格却令我十几年不得不总是“哄”着她,不仅我自己跟她矛盾多,而且还总是夹在父母与她的矛盾间两边哄,没完没了,不堪其烦,最后我厌倦了。

  此外还有很多很多的不适合,包括生活习惯,对婚姻的理解,原生家庭文化......一句话,我和她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

  那时连前妻自己也说:“咱俩真是一对冤家,截然相反的两个人怎么就凑合到一起了?”

  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要怪,就怪我们年轻时不懂事,走到一起时根本就没考虑究竟适合不适合......但为了年轻时的感情记忆,还有对离开对方的恐惧,我们一直在忍受着这种不适。

  但是,每一次的争吵和矛盾都损耗着感情基础,直到2005年的一天因为本身不大的事情引发争执,进而引发两个家庭间的对抗,一直发展到感情的总崩溃。

  之后,我彻底厌倦了这种看不到头的对抗,我要离婚。

  她害怕了,死磨硬泡,拖了2年。

  但我心已死。2007年2月12日,情人节前2天,我们又发生了激烈对抗。这次,她也在气头上,我们快刀斩乱麻拿到了离婚PASS。

  拿了这个证,她立刻后悔,找了法官来调解,可我再不愿回头了。

  于是,我离开了这个从18岁就开始陪伴我的女人,开始了新的情感之旅......

  离婚后我遇到的第一个,也是位带孩子的离婚女人。

  我与她相处了2个多月,仍因感觉没有共同语言而分手——她很快露出了真实目的:要找一个靠儿,一张长期饭票,一个能满足她的贪欲,养活她的孩子的男人。尽管我理解她,但我不接受这种性质的关系。我要寻找的是爱情,一位能与我有共同语言的女人。

  于是,很快我意识到她不是我要寻找的共同语言,我做出了分手的决定。故事就从这里展开。

  二、酒吧老板娘

  时间到了2007年9月。

  某晚,我吃过晚饭出去跑步锻炼。那阵子我特别喜欢锻炼,每晚都要出去跑个七八千米。

  跑了大半路程,感觉有些累了,换成走路,经过一间很小的街边酒吧。

  不经意间往酒吧里看了一眼,见吧台边坐着位打扮时尚的女人,正在向外张望。

  那女人留着乌黑的大波浪头发,一张最标准的瓜子脸,一双微微上挑凤眼,高高的鼻梁,厚厚的嘴唇涂着猩红的唇膏,身着猎装,下身短裙,腿裹网袜,足蹬细高跟皮靴。

  看到这里,我忽觉嗓子眼发干,决定进去喝杯咖啡。

  酒吧很小,店面只有三十平米的样子,有五六张桌子。

  本以为她是顾客,可进去才明白:她就是老板娘,而我才是唯一的顾客。

  也难怪生意会不好,这条街有很多酒吧和咖啡厅,几乎个个规模都比这家大。

  我要了杯咖啡,价格很便宜:十五块。

  我坐下来,默默喝着咖啡,边四处打量着这间小店。

  但我没有开口套磁,在这方面,我一向很矜持的。

  若不是她开口,我打算喝完咖啡就走人......然后过几天再来一趟。

  “您觉得咖啡味道如何?”她忽然问我,声音显得很娇气。

  “啊,不错。”

  “那价格呢?”

  “挺便宜的。”

  这时来了对貌似大学生的情侣,她忙迎上前去。

  可那对情侣在门口嘀咕了一阵,走了。

  她有些怅然地返回了吧台。

  “生意不是蛮好啊。”我打破沉默。

  “是啊,”她面露愁容,“我也不知为什么,生意总是不太好。”

  “你的店面太小了,旁边开酒吧的太多。”

  “大概是吧......”她的脸色越发黯然。

  我进去喝这杯咖啡,其实只是因个单纯原因:她的相貌以及这身打扮实在太撩人了,所谓秀色可餐。

  我是男人。

  我是单身男人。

  我是有过婚史的单身男人。

  这注定了,我肯定动机相当的单纯,哈。

  所以,我当然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有人说,男人分两种:好色的,和特别好色的。

  这话很对。

  那么,我属于哪一种?

  想来想去,我属于特别好色的,也就是色狼级男人。

  那么,怎样才能成为副其实的色狼呢?

  狼的本性,是善于发现猎物,紧追不舍,直到把她扑到在地,然后慢慢享用这顿开胃美餐。

  而色狼,作为狼的一种,捕猎方式与其他狼并无两样。

  尽管和她对话时我眼睛只盯着咖啡杯,可脑子里却出现了一幅生动的画面——我一把将她抱到咖啡桌上,掰开她穿着网袜的腿,然后◎#¥%。。。。

  美女仍坐在我对面忧郁着,全然不知我在心里已经把她给办了。

  就这样边对话边幻想,我喝完这杯咖啡,然后告辞。

  其实泡妞本质上就是一场心理游戏:你要让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对你产生好感,进而产生安全感,最后让她服服贴贴地任你摆布。如何一步步实现这个目标,要看每一步心理互动过程。

  我现在处于泡妞的初级阶段,我们只是一面之缘,路还长着呢。

  我曾不止一次思考一个问题:男人若见了漂亮女人,第一反应是什么?

  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对自己的人品产生了怀疑。

  我上中学时,因为不好好念书,被父母送到建筑工地干了一个多月的民工——不是为挣钱,而是为了治治我,让我明白出苦力的日子不好过。工地的民工们,每当工闲时就会聚在一堆,开着下流的玩笑,话题永远离不开下三路。每当有年轻女人经过,民工们就吹口哨,起哄,然后YY她们。

  那时我很瞧不起他们,觉得他们低级,无聊,下作。等等。

  后来我成人了,所处的社会地位不是“劳力”阶层,而是“劳心”阶层。可我却变得越来越低级趣味了,每当见了漂亮女人,我产生的第一个念头不是跟她谈论理想啊人生啊什么高级趣味的东西,而是想跟她上床。

  为此我懊恼不已,生怕自己变成和当年那帮民工一样的“低级、无聊、下作”,也就总是刻意在女人面前矜持。无论心里强奸她们几千遍,眼睛却可以做到目不斜视。苟一样跟着女人屁股后面转献殷勤的事,永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孔子不是曰么,发乎情,止乎礼义。

  我虽然面子上假装,可内心苦恼却无法消除:难道我是个人品很差的人吗?难道我就不可以消灭这些杂念淫欲吗?

  为此,我问过很多盆友。

  我的盆友圈子,基本上都算社会的中上层。大家看上去,基本上都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

  这些盆友给了我一些安慰——不是要我学习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也不是要我树立高尚情操,而是告诉我:其实,男人如果不是有病,如果不是男同,基本上都一个鸟样;我,一点不另类。

  也就是说,他们中的所有人——假如关系够近,而不需装腔作势的话——对漂亮女人的看法跟我完全一致:如何把她搞上床?

  看来,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哈哈。

  缘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这个世界有几十亿人,为什么我偏偏会与某个人擦肩而过?

  人与人的相遇当然是必然,但与某个人的相遇,却是偶然。

  事实上,在那天之前,那酒吧就存在很久了;而我,也曾无数次跑步路过那里。

  可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那里有个酒吧,酒吧里有个风情万种、令我直咽口水的老板娘。

  而今,她终于闯入了我的视线。这就叫,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了合适的人。

  “认命吧。”在离开酒吧的时候,我意味深长地看了老板娘一眼,心里默默对她说道。

  第二天我会做什么?

  初级狼友肯定想,我一定又去酒吧了,借机吃老板娘的豆腐。

  呃,说实话,这样做往往效果不好。因为,这种死缠烂打方式很容易引起女人警觉,感觉你心地不良,自然会竖起一道柏林墙,那你很难上她的。

  那么,一个比较深沉的狼友,比如我,会怎么做呢?

  我的做法是:第二天我依旧跑步,目不斜视地路过那里。

  第三天,依旧跑步,目不斜视地路过那里。

  第四天,依旧跑步,目不斜视地路过那里。

  第五天,依旧跑步,往里看了一眼。

  当然了,又看到渔网袜老板娘在吧台边张望。于是我进去了。

  “你每天跑步锻炼啊?”老板娘热情地招呼我。

  我学大禹N过店门而不入,就是想让老板娘问我这句话。

  这句话不是随便问的,因为她不知不觉地对你感到好奇了:一个天天坚持锻炼身体的人,必然是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也往往就是个优秀的人。而女人,往往喜欢优秀的人。

  当然,有些傻萝莉偏偏喜欢烂仔,但这是不成熟的表现,等她们成熟了,自然不会喜欢烂仔了。

  而自己开酒吧的女人,肯定不是傻萝莉,而是成熟女人。

  好奇,意味着鱼儿咬钩了。

  我又开始了不良,呃,不,应该说是美好的幻想,跟她兴致勃勃地聊了起来。

  我很喜欢琢磨人的心理,跟人聊天其实也是门学问。

  ——问:怎样才能滔滔不绝拉近关系,又不至于让女人生厌呢?

  ——答:找她最喜欢听的话题。

  ——问:可俗话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怎么能在短时间里知道她最喜欢听什么呢?

  ——答:你可以想想:一个生意不好的酒吧女老板,她最想听的话题是什么?

  对,就是“怎么才能让生意变好”。

  当然,进入这个没完没了的话题,还需一些铺垫。

  人的一个弱点,都是自以为是、好为人师。而这样与他人交流,往往会引起对方的反感,因为你挫伤了他人的自尊。

  所以,你要想得到对方的好感,就要充分照顾对方的自尊,既给她想要的答案,又不能以为师的口吻教训她。

  我顺着她的问话回答了我的锻炼习惯,并不失时机地表明,我很多次从这里路过,但几天前才发现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给我感觉很温馨,很宁静之类的。

  总之,宾主双方为这次懈逅均表示满意。

  我之所以赞扬她的店很宁静,其实是在暗示她生意不好——我把网撒出去,等她自己开启这个话题。

  果然,她问我:“你作为一个顾客,在这一条街的酒吧里,你会选择进哪个店?”

  我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是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我决定说假话,但以开玩笑的口吻:“进你的店。”

  “为什么?”她显然不信。

  “因为有你啊!说真的,我第一次路过你这里看到你,忽觉眼前一亮,你太漂亮,太有气质了。”

  也许有初级狼友说,啊?这么肉麻的吹捧都说了?那女人不会觉得你心地不良?

  呃,这个,这个,这个问题是酱紫的:

  第一,女人基本上都是喜欢被吹捧的,而且特别在乎对自己外形的吹捧。哪怕一些很优秀的女人不靠脸蛋吃饭,她们依旧喜欢被男人称赞为漂亮有气质。一项调查表明:都市白领女性里,90%自认为很漂亮有魅力。可见,女人普遍是自恋的,而吹捧女人就是满足其虚荣心。

  第二,吹捧女人要看火候,看时机。不能一见面就死吹猛吹乱吹,那样女人会很自然知道你心怀鬼胎。有句话,心急吃不到热豆腐。想吃女人豆腐,你得有点耐心。而跟女人打过几次交道后再吹,那就离让她潮吹不远了。

  第三,以开玩笑口吻说出这话,既吹了她,又给自己留有余地。万一女人觉得不满意,你还可以收回,换个地方、换个方式吹。

  第四,这也是个不疼不痒的试探,如果她不以为意地接受了,那么下一步就能说一些更肉麻的话了。

  果然,她听了我的吹捧后嫣然一笑,看得出她不仅不觉得肉麻,而且还很受用。

  唉,女人啊女人,你们总是这么喜欢轻信色狼们的花言巧语......

  见她并没有对我的吹捧表现出警觉,我也就顺势进入主题。好在我学经济出身,搞经济十几年,又受得父母熏陶,谈论经营话题我可是个半吊子专家了。

  “我觉得,首先你的店太小了。”我侃侃而谈,“俗话说货卖堆山,小店容易给人一种不正规的感觉。当然小店如果能做得有特色也能吸引客人,可你的店并没什么特色。这一带酒吧这么多,无论从规模还是装修档次,你这里都不占优势,所以陌生的客人是不会进你的店的。”

  “嗯,是,现在来我店里的基本上都是熟客。”

  “而且这些熟客,基本上是冲你来的。”我直接点题。她的模样太风骚了,不吸引各路色狼才怪。

  “是。”她承认,“说真的,这种暧昧的经营方式我也很讨厌,可不这样,酒吧铁定要亏本。就这样也才勉强赚个菜钱呢。”

  对话到这里我算是明白她为何对我的吹捧不警觉了——她的酒吧本身就面对一群狼友玩暧昧路线。

  而各色狼友们的素质,不用问我也知道——太多对她垂涎三尺的猥琐男了。象我这种把口水往肚里咽好几天的男人,绝对属于君子中的君子。

  不是我太伟岸,而是狼友们太猥琐......

  我说出了我的想法:

  “你的店规模太小,做特色的话也很难做出来。第一步我觉得你该把楼上也盘下来,面积扩大一倍。其次,你得想出一些名堂来,不仅要吸引这些暧昧的客人,还能吸引其他人。”

  “可我想不出还能做个什么特色啊?”她一脸苦恼。

  “这么嘛......”我瞟了一眼她的渔网袜,视线又落在咖啡杯上,吞了口涎水“我曾在一个摄影论坛里当过版主,很多摄影爱好者都想搞模拍,可自己去请代价太高了,所以很想组织起来集体搞模拍活动。我曾问过行情,一个野模一天才400块,要是一群人分摊的话没几个钱。只是平时太忙,懒得组织这些事。如果你的酒吧能做这么一个模拍摄影基地,比如说,楼下是酒吧,楼上是摄影室,你会吸引很多摄影爱好者。当然,要吸引人还是需要暧昧路线,比如搞点人体摄影啥的,但那样就不用你再被暧昧了。”

  “啊,你接着说?”她眼前一亮,显然对我的建议很感兴趣。

  “比如,组织20人的小型活动,每人收费100元,合计可以收2000元,请野模成本才400,你能净赚1600。他们喝咖啡、吃午餐,都可以在店里解决,这样你又有笔收入。这样算下地,你一天能在这事上赚2000。我是摄影论坛的版主,我可以义务给你贴广告,还可以创建一个摄友QQ群,这样时间久了,形成一个以你这里为中心的摄影圈子,你的生意就不发愁了。”

  “啊,太好了。”她转忧为喜,“没想到,我还真问对人了呢,你还真有想法!”

  “哪里哪里。”我心想,我当然有想法,我对你很有想法。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哦,我叫李杰。”我心中一喜。既然她开口问我名字,表明已经想和我交朋友了。

  “啊,我也姓李,我叫李莉,草字头那个莉。”

  “哦,是吗?”我开了个玩笑,“那咱们五......千年前可是一家呢。”

  “哈哈哈,”她大笑起来,“你真幽默!”

  说到这儿,店里来了位客人——所谓的暧昧客人。

  她忙起身相迎。

  我啜了口咖啡,注视着那暧昧男试图对她动手动脚,而她强作欢颜与之周旋,左躲右闪抵抗着男人的性骚扰。

  “可怜的美女,挣个钱可真不容易。”我禁不住怜香惜玉。

  那暧昧男也真够猥琐:动手动脚半天见没吃着豆腐,居然连杯咖啡都没买,走人了。

  等猥琐男走远,她又坐回我面前,双手托着下巴:“你接着说啊?”

  “你这样......你老公允许吗?”我根据她的年龄和气质判断,她是个已婚少妇。

  她叹了口气,一副说来话长的样子:“说出来难过,我老公是那种特别不成器的男人,每天都在麻将桌上耗日子,一个月就挣两三千,挣的钱还不够他输的,要不是我弄个店挣点菜钱,这日子可真没发过。”

  “啊?这样啊。”我忽然感到我离目标近在咫尺——这是个寂寞的女人,鄙视老公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出轨律几乎是100%。

  但是,不急,不急。我必须装B装到生命最后一息。

  我这人把妹时最大的优点,就是跟所有把过的女人都能保持良好关系,哪怕对方明知跟我不会有结果,也愿意跟我保持暧昧。

  原因很简单:我喜欢琢磨人的心理,我知道要想让她们不厌倦你,就要提供给她们想要的东西。物质需要是一方面,但还有精神需要。你必须处处让她们感到和你相处很舒服、轻松、受尊重,她们才会愿意跟你继续交往。

  而且她们对我公认一点,就是我这人一点都不好色,完全是个正人君子。

  天,我比窦娥还冤。

  那么,为什么她们会对我产生“正人君子”的感觉?

  因为我把持得住。我不同于把妹达人们之处在于:我从不会主动向女士提出上床要求,从不在未经对方许可状态下做出狎昵举动。

  不是我不想动手动脚,而是我不想在对方眼中太猥琐,那种开门直奔主题的游戏不仅面临失败风险更高,而且毫无技术含量,我不喜欢。

  我更喜欢通过一系列复杂的逻辑陷阱,促使女人自己向我劈腿......

  而今,一个鄙视老公的女人就在我眼前做楚楚可怜状。

  倘若这么个具备出轨潜质的女人我都上不了,那我还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

  对,人争一口气,佛为一炷香,这次,咱上的就是“争气床”!

  “男人,别的都可以被原谅,但不务正业,不可以被原谅。”我忙为她对老公的怒火加柴禾。

  这句话还有个潜台词:男人在外边花一花,没啥。

  “是。”我戳到她的痛处,她马上接受了我的明台词与潜台词。

  “那你怎么不劝劝他,管管他呢?”我露出一副很惋惜的样子,表明我是很厚道的。

  “管?哪里管的住?我不知唠叨多少年了,苟改不了吃屎。”她的回答在我意料之中。

  “也是。男人若沾了黄赌毒,很难改了。”就这样,我把她老公判了死刑,但非要她宣布,“那你打算怎么办?”

  “唉,其实我这段时间很不顺。我是打算跟他离婚的,但他不同意,说了快一年了都没离成;开这个店,也不赚钱,真是祸不单行。”

  “不过,原配夫妻,还是慎重点好。再跟他谈谈吧。”我再次强调了我的厚道。

  “不用谈了。都七年了,几乎是天天谈,一点用都没有,我放弃了。”

  哦,原来她在七年之痒中......

  “唉,真是好女没好夫。”我踩在她老公身上捧她,“像你这样漂亮能干,却摊上这么个男人,真不公平。当初你怎么找了他?”

  “那时候年轻不懂事,见他追得紧就跟了他,后悔死了。”

  女人结婚就跟投资一样,找错了投资对象,那真是会亏的血本无归的。

  谈到这里,刚才那猥琐男又来了。

  见我还在,他把老板娘叫了出去。

  尽管是压低声音,但我还是模糊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那男的是谁?”猥琐男问。他一定以为我是另一个猥琐男。

  实际上他猜对了,由此可见男人就是比女人智商高。

  “是我高中同学。”她对他撒谎。看来,她已经把我列入她对付猥琐男的统一战线了。

  “哦。”猥琐男瞟了我一眼,“晚上我送你回家?”

  “不用,我打车回去。”

  “打车不是你得花钱嘛,我送你好了。”

  “不用。”

  猥琐男纠缠再三,她就是不肯上他那辆没尾巴的富康。

  我喝了口咖啡,注视着猥琐男的表演心里一阵冷笑:就你这种连的士都不如的破车还好意思开出来把妹?洗洗睡吧衰人。

  猥琐男终于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老板娘也收拾了一下,要我帮忙拉下卷闸门。

  天,不会这么快吧?难道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实现了我把她放在咖啡桌上劈腿的宏伟目标?

  不,不是。她只是累了,要打烊回家。

  看来,如何正确地判断你和她相处的阶段,是把妹成功的必要能力。一次误判后的急于求成,会导致你功败垂成的。

  所以奉劝各位狼友,以后见到目标,请耐心一些......

  我帮她略微收拾了一下店面,礼貌地跟她告别。

  为什么不送她?没必要,现在我只想让她把我当成普通客人。

  “她说,你是那种只要自己有口饭就不会让我饿着的男人,嫁人就该嫁你这样的。”

  “真的?!”我又惊又喜,“太好了!丈母娘这关就这么过了?!”

  “肯定过了。家里人都非常认可你。”

  “好,好。”我激动万分,“没想到啊没想到,他们......这么通情达理。”

  “是你用心。你为我做的,不仅是我感动,他们也感动。”

  “快点办了手续回来,我该准备钻戒了。”

  “才不要钻戒呢。”她笑。

  “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但必须要买——这是感情的见证。”

  “黑社会当年给我买过钻戒,可一样背叛了婚约。可见钻戒证明不了什么。所以我不再注重形式,我要的是你永远这么好——这比什么钻戒都珍贵。”

  翌日上班时,女友突然给我打来个电话。

  “猫,我今天限行。”她说,“坐公交车上的班。”

  “哦?”我打诨,“女神也坐公交车了?好哇好哇,欢迎重食人间烟火。”

  “什么呀。”她笑,“推荐你听首歌——我在公交车上听到的——周华健的《有故事的人》。我本不喜欢周华健,总觉得他发音不清。但今天听了听觉得歌词很有意思,特别符合咱俩。你快去听听啊!告诉我感想!”

  “好,我马上去搜。”放下电话我马上搜索,很快找到了——

  走着忍着/醒着想着/看爱情悄悄近了

  冷的暖的/甜的苦的/在心里缠绕成河

  曲折的心情有人懂/怎么能不感动

  几乎忘了昨日的种种/开始又敢做梦

  我决定不躲了/你决定不怕了

  我们决定/让爱像绿草滋长着

  天地辽阔/相遇有多难得

  都是有故事的人/才听懂心里的歌

  我决定不躲了/你决定不怕了

  就算下一秒坎坷/这一秒是快乐的

  曾经交心就非常值得

  我要专注爱你/不想别的/没有忐忑

  我抽了支烟反复聆听,我确信我们已彼此相爱。         (本文节选自天涯)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